您的位置:365医学网 >> 人物传记 >> 正文

扛起我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和人群防治大旗的人
作者:吴锡桂[1] 
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1]  
文章号:W037314  
2010/5/25 15:58:56    
文字大小:

吴英恺院士是我国著名的胸心外科专家。早在上世纪40年代,食管癌切除术、食管胃吻合术、未闭动脉导管结扎术、缩窄性心包炎切除术,成功的第一例手术都是他最早开展的。1956年我穿着军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科医院报到时,他是院长。随后多年,我在他的领导下工作。吴英恺作为我国临床医学大家,他是我国心胸外科奠基人,创办新型专科医院;作为预防医学的先驱,他是我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的开拓者;他是社会活动家,在国内组织大型协作网并同步与国际同行开展合作;作为医学教育专家,他为中国培养出一大批心胸外科与预防医学的骨干队伍,他还重视基层医务人员的成长和心血管病防治科普知识的普及。据我所知,自上世纪70年代始,他不倦的辛勤劳动,克服重重困难,为我国心血管病流行病与人群防治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其精神令人敬佩、其业绩不可磨灭。
   关键词:心血管病 流行病学 吴英恺 
  吴英恺院士是我国著名的胸心外科专家。早在上世纪40年代,食管癌切除术、食管胃吻合术、未闭动脉导管结扎术、缩窄性心包炎切除术,成功的第一例手术都是他最早开展的。1956年我穿着军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胸科医院报到时,他是院长。随后多年,我在他的领导下工作。吴英恺作为我国临床医学大家,他是我国心胸外科奠基人,创办新型专科医院;作为预防医学的先驱,他是我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的开拓者;他是社会活动家,在国内组织大型协作网并同步与国际同行开展合作;作为医学教育专家,他为中国培养出一大批心胸外科与预防医学的骨干队伍,他还重视基层医务人员的成长和心血管病防治科普知识的普及。据我所知,自上世纪70年代始,他不倦的辛勤劳动,克服重重困难,为我国心血管病流行病与人群防治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其精神令人敬佩、其业绩不可磨灭。
  1. 召开全国学术会议,组织大规模人群血压调查,去工厂、下地段、启动人群高血压防治工作 
  1958年,在全国革命热情高长的气氛中,医疗战线也提出了“让高血压低头、让肿瘤让路”的口号。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所、药物所、协和医院等科研单位的科研人员组织了“大兵团”,为战胜高血压联合作战。当时作为阜外医院院长的吴英恺积极支持了这一活动。1959年,吴英恺院长组织召开第一次全国心血管病学术会议,揭开了我国心血管病防治的序幕。他常教导我们说:“我国高血压病人太多,光靠医院门诊和病房是治不了那么多病人的”。1960年,当阜外医院又挂上“中国医学科学院心血管病研究所”的牌子后,他进一步强调了为病人服务的方针。医院领导组织和鼓励内科年轻医护人员去工厂、下地段,为就近居民防治高血压,这可能是我国最早的送医送药进社区吧! 
  2.高瞻远瞩,在阜外医院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心血管病流行病学研究室 
  1978年,在吴院长努力下,阜外医院创建了我国第一个心血管病流行病学研究室。研究人员包括流行病、心脏内科、统计学、生化和护理专业等人才。为此他还招收4名研究生,心血管病防治专家吴兆苏、姚崇华教授就是其中的两位。新建的流行病学研究室工作是繁忙的,除组织课题设计、策划召开会议、统计各种数据,收集和测定有关生化标本外,还组织了“地段小组”送医送药到附近单位的医务室或入户,为就近的居民服务,这可能是较早的送医送药进社区的模式吧! 
  阜外医院心血管病流行病学研究室的成立,从组织上保证不同渠道来的研究课题的落实和完成;同时为全国有关协作单位建立不同规模的流行病学和人群防治专业的组织带了个好头。其后,不少单位成立了心血管病流行病研究所、研究室或研究组,这对我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及人群防治研究的开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3.根据中国特色,借助社会主义优势,组织全国流行病学大协作调查 
  1979年4月,在河南郑州,吴院长根据我国“1978~1985年全国医药卫生技术发展规划”的要求,确立了常见心血管病流行病学及预防的研究任务,组织召开了全国协作会议。这次协作会可说是我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和人群防治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因为它决定了几项重要的任务。 
  (1)制定“心血管病流行病学研究及人群防治工作1979~1985年规划”,在此规划中提出防治对象多数地区以高血压、脑卒中、冠心病及急性心肌梗死为重点;对高血压的防治区规定了人群分组、血压测定的方法和诊断标准,还组织讨论过冠心病诊断标准,编写了“高血压、脑卒中、冠心病的防治”一书,此为达到协作组资料便于加总。 
  (2)讨论和布置了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在1979和1980年都在8-10月进行年龄15岁及以上人群高血压抽样调查。原设计调查人数350万,但1981年实际完成调查人数为400万,这是后来被我们称为“全国高血压第二次调查 ”。 当年在我国还没有计算机的条件下,统计学家、流行病学家们领导有关科研人员从现场调查到资料的统计和整理付出了巨大的劳动,做出了卓有成效的贡献。因为这次调查提供了上世纪70年代全国高血压的流行现况,不同年龄、不同地区、不同民族人群高血压患病率。研究发现患病率存在北高南低地区差异的特点,其原因可能与北方人摄盐量高于南方人有关,这为进一步防治提供了行动依据,此次调查获得部二级成果奖。另外,依据患病率估算,我国当时高血压患病人数约5000万,与1959年西安会议公布的全国高血压抽样调查患病率相比增加了50%,这引起政府及医务人员对高血压的重视,促进了对高血压病因研究和人群防治的发展。 
  4.多个协作研究课题的提出,把病因研究和人群防治研究推向新的高度 
  1981年为落实国家心血管病防治规划,在石家庄召开的全国性会议上,吴英恺院长组织了风湿热与风湿性心脏病,沿海渔区心血管病流行病学及人群防治,钠盐与高血压,民族、高原与高血压,预防小卒中、脑梗塞再发研究等协作组,这些研究调动了广大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吸引了许多临床医师加入到防治研究的队伍里来,推动了规划的落实,大大地促进我国流行病学工作的发展。 
  石家庄会议是我第一次参与的全国性协作会,当时我还是一个新兵,会议结束照相时我和一些年轻的女同志蹲在第一排,但这次会议留给我的印象不法抹去。尽管参会人员只有97名,但它包括重点院校专门从事心血管病学的科研人员、组织工作者、心内科、神经内科、流行病学、内分泌科、医学统计等的专业人员和各防治区基层医务工作者,这是过去没有过的多学科综合协作研究。会议气氛热烈、百花齐放,畅所欲言。代表们纷纷选择自己有兴趣、有基础的协作课题踊跃报名,使我感受到吴院长对防治心血管病深重的责任感激发出的高超指挥艺术和组织才能,印象极为深刻。 
  通过防治区(网)的汇报和讨论,代表们一致认为郑州会议以来,两年内在心血管病流行病学和人群防治方面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一是完成了400万人群高血压抽样调查,除提供了88个城市和192个地区高血压患病率外,还有不同人群患病流行规律及特点,为进一步病因研究提供了重要线索。又根据估算我国当时已有5000万高血压患者这一严峻事实,高血压的防治更应受到政府及有关部门的重视;为此有66个单位的与会代表,其中包括吴英恺、代庆麟、何观清、赵光胜、耿贯一、傅世英、池芝盛等知名教授联名发出倡议书。再次强调我国高血压病人众多、得到治疗的又很少,如不加强防治,后果严重,因此建议卫生部和各地卫生领导部门,将高血压这一常见、多发病纳入防治病的经常工作范围,而不是只列入一项科研工作,特别强调要有政府出面,并有相应的经费支持。这对后来改变心血管病的防治只是科研任务、专家个人行动,逐渐转变为政府出面、社会支持,形成心血管病医疗和预防专业队伍和基层社区单位相结合起了促进作用。 
  5.把中国多省市人群心血管病监测成功的研究引入国际舞台,提升了我国科技在世界的声誉 
  1974年,吴英恺院长和刘力生教授参加了世界卫生组织召开有关人群心血管病发病和死亡登记研究工作会议。回国后他们积极进行有关筹建工作,为开展我国人群疾病登记研究做准备。石景山农民与首钢居民是吴院长所建立的第一个发病和死亡登记的人群试点,当时这两个社区,同时还在开展心血管病流行病学调查和防治研究。至1985年,申请“北京石景山及首钢心血管病人群防治研究成果鉴定”时,这两个试点均提供了1974~1984年脑卒中、急性心肌梗死、冠心病猝死的发病率、死亡率及其趋势的数据。 
  1982年,吴院长调到北京安贞医院后,这项研究改由安贞医院牵头正式在全国开展,这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因为它是一项费时、费人又费钱的活儿。当时科研经费是非常有限的,有些单位是敬慕吴院长的为人,自掏腰包补贴一些才完成。这个课题为我国争了光,因为中国北京是WHO-MONICA方案合作中规模最大、时间最长、在多次评比中都是名列前茅。北京高质量的资料,成为WHO-MONICA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多次在国际著名医学期刊上发表,并在WHO-MONICA汇总中发布。中国WHO-MONICA方案的主要结果也以完全的中国知识产权形式在美国和欧洲医学期刊中的重要栏目中发表,受到国际同行的瞩目与赞许,从而使中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做到与国际接轨,走上了国际舞台。这是在吴院长的领导下,由吴兆苏、姚崇华等教授和多个合作中心的研究人员,经过10余年的坚持和努力才取得的。这项成果的含金量是很高的,因为它为中国的流行病学走向世界争得了荣誉。 
  6.高尚的医德,令人敬佩的人格魅力是他留给后生的宝贵财富 
  读吴院长所著《学医、行医、传医70年》一书,他在“我的人生箴言一章”有诗四首,表达了他的人生观及为人做事的准则。每当想起这些时,一个为我敬仰的老人呈现在我的眼前。其中一首是:“做人要光明磊落,治学要严肃认真,创业要艰苦奋斗,办事要一秉大公”。 
  回想在我与吴院长的接触中,这首诗表达了他的性格与为人。使他在从事心血管病流行病学和人群防治事业中所取得的成就可与心胸外科的贡献媲美,不愧为这个领域伟大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令我不能忘怀、终生也学不完的是老师的人格魅力。在我的接触中感触最深的是: 
  首先,在他的一生中充分表现出他是一个热爱祖国、关心群众疾苦的中华子孙。且不细说在抗日烽火漫天的1943年,他毅然放弃在美国留任深造的优越条件,远渡重洋回到中国是为开展中国心胸外科事业。当美帝国主义把战火燃烧到鸭绿江边时,他为保卫新中国带领医疗队抢救数以千计的伤员;此后,他以无畏的精神,勤勤恳恳、总结经验、创新立说,为中国心胸外科事业打下坚实的基础。他选择心血管病流行病学作为他的第二专业,并不全是因为他年已近老拿不了手术刀,上世纪70年代,当他扛起我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这面大旗时,他还是阜外医院院长兼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长。30余年的临床实践,让他看到那些心血管病人特别是众多的高血压患者,如再得不到适时的诊治,人民因病至贫不能得到幸福,中国也会因民众体弱而不能强盛。这使他下决心要把医疗战线扩伸到院外,让更多病人得到治疗,减少人群中发病率和死亡率。 
  谁知做流行病学和人群防治也不一帆风顺。1980年,组织部门以“领导班子年轻化”为由动员吴院长退休或转业。一个决心要缩短我国心胸外科事业与世界水平距离的人、一个要夺回因文化大革命损失了十年光阴的人,却让他离开为之奋斗的岗位,其内心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这是他人生事业旅途上又一次严峻考验。在无选择余地的情况下,他既未争辩、也未退缩,为自己做了一个“三不变”的决定:就是“中国人不变,中国共产党员不变,中国医学家不变。我一定要一如既往,为党、为人民、为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身,这一点挫折随它去吧!再次表现一代伟人无私无畏、光明磊落的做人准则。 
  其次,吴英恺院士在流行病学研究中治学严谨的科学精神,勤奋、高瞻远瞩地多思、多看、敢于创新的作风也是后人学习的典范。他的成功不仅仅是由于他的聪明才智,更多的是他异乎常人的勤奋。他重视第一手材料,深入现场。上世纪70年代末,石景山农民群体是一个研究点,当时年近70岁的吴院长也吃住在农村,亲自为农民看病。他曾为年老体弱的孤寡老人洗过脚,还经常去首钢工人点了解情况,鼓励我们把流行病学的工作坚持下去。他特别注意抓紧时间,提高工作效力。如他主持会议结束后,在返回北京的旅途上就亲自写好纪要或总结,出差回家后也很少休息就投入工作。就是这位国内外知名的医学家、社会活动家,在几十年里多次出国开会、讲学、访问,并在国内接待过许多外国专家,从中交流了许多有用的东西。他的原则是国际学术活动一定要以学术实力为基础,讲学、写论文、作报告他都一丝不苟,因而获得美、英、原苏联等国家七个学会会员的称号,并被选为国际外科学会的副会长。 
  7.一生注意育人,使我国心血管病防治事业后继有人 
  吴院长在70年传医过程中,不仅教育我们如何当医生,更重要的是如何做人,教我们做有理想、有道德、能吃苦、耐得住寂寞的人。现在我们可告慰吴院长,已有更多的后来人,在坚持您所希望的心血管病人群防治事业。吴英恺院长是我最尊敬的长辈,我能安心从事流行病学的工作,是和他的教诲和鼓励分不开的。记得1974年在天安门附近的空军招待所,吴院长邀请包括陈灏珠、陈在嘉等教授在内的心脏内科专家们讨论冠心病的诊断标准时,通知我到会学习。这是我首次参加他组织的讨论会,我学习了许多新东西。1976年由他主编、《高血压、脑血管病、冠心病的防治》一书,让我执笔完成“冠心病临床”一章的初稿,并指导我如何修改。从1977年到1991年由他主持或参加的10次全国性流行病学会议,我至少参加过6次,使我有机会学习吴院长严谨的科研精神,学习他的思维方法和工作作风,受益匪浅。另外,我感谢吴院长不断地给予我鼓励。自他去安贞医院后,每次见到我时,常常会问问我流行病工作开展情况,还会语重心长地嘱咐一句“吴锡桂!你要坚持啊”!直到他最后住在安贞医院病房我去看望他时,还听到这句已沁入我内心深处的激励之言,他给我的鼓励是巨大的。 
  吴院长自上世纪70年代初到90年代末,一直关心流行病学和人群防治的发展,他给我们鞭策和激励,有时我也感到他的企盼与不安。上世纪80年代是我国心血管病流行病学和人群防治最活跃、发展最快的10年,因为1990年在北京西山召开的全国第10次会议总结中,他对人群防治曾有过较高的评价。他总结说:“到80年代末已在21个省建立了28个防治区,其中有25个防治区已初步摸清了人口组成,建立了登记制度,坚持5年以上的有北京、天津等10余个单位。通过10年协作,一支专业队伍已经成长,建议各省应有自己的样板,总结出自己的经验,有一天西方人也要派代表来中国学习”。但由于我国经济的转型和人民生活方式的变化,流行病学工作开展的难度较前日渐加大,到2000年我们编写的“预防心脏病学”将出版时,他为此书写的前言中对我国流行病学现况忧心忡忡、充满寄托地说:“我国开展心血管病防治工作始于1958~1959年,至今已40余年,有起有落,长期坚持的地区和单位仅属少数,因而从全民保健方面而言收效不大。至今心血管病的发病率、死亡率仍在上升,经验教训值得各级领导和医务界人士反思”。如何改进这种状态,他提出:“我们必须更新观念,调整策略,根据全民保健的需要尽快普及和加强心血管病防治控制”。在具体解决措施方面他再次强调:“首先要树立全民保健的目标,普及与提高并举;尽早普及预防血压升高和减低动脉粥样硬化的进程,有病者早发现、早治疗,要防治结合、预防为主”。他的这些嘱咐也正是目前政府医疗改革重要内容,也是我们医务工作者为之奋斗的目标,我坚信会有更多的后来人,参与并坚持心血管病流行病学的病因研究与人群防治工作,使中国早日建成一个国富民强,有尊严、又和谐的社会。
转载请注明:内容转载自365医学网 

相关文章

所属病种

http://www.365nao.com
作者简介
吴锡桂
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
简介:
进入作者主页
该作者其他相关文章
免责条款隐私保护版权声明365医学网招聘RSS订阅投稿校园招聘
客服中心 4000680365 service@365yixue.com  编辑部 010-51955890 editor@365yixue.com
心血管网 版权所有© 365hear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9013号-1 京卫网审[2013]第00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06462号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3-0035